智慧社会:未来已来
[2018-04-27 14:45:31]  [浏览次数:]

法国科幻小说家凡尔纳曾预言:“但凡有人能想到的事,必会有人将其变为现实。”智能制造、智慧政务、智慧医疗……智慧社会正将许多科幻小说中描述的未来场景一步一步变为现实。

“智慧社会”被正式写进十九大报告中,中国的智慧社会建设迈入了新的阶段。未来如何发展?有哪些机遇和挑战?4月19日,来自网信领域的院士专家齐聚第十五期钱学森论坛,为推动我国智慧社会建设出谋划策。

系统工程是智慧社会实践路径

当前的智慧社会发展,新理念、新技术、新产品层出不穷,大有井喷之势,但到底什么才是决定未来的方向?

“在智慧领域,如果只是搞单项的技术创新,中国永远站不到世界前列。”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薛惠锋直言。

他认为,智慧社会的建设,面对的是人与人、人与物、人机环境相融合的空前复杂巨系统,必须从整体上把握,才能避免“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”。

但仅仅从智慧社会的基础——数据获取上看,我们就很难做到这一点。目前的数据感知仍以地面感知、人基感知为主,距离天空地海一体化的大观测、大集成、大提升,还有很大距离。

“如不能做到数据感知的整体性、系统性、完备性,智慧社会建设就只能是空谈。”薛惠锋表示,必须用系统工程的方法,改变单项的奋起直追,推动系统的集群突破,最终实现全链条的融合创新。

本质上讲,智慧社会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在社会生活各个层面、各个领域的深度应用,它预示着一种系统、全面、深刻的社会大变革。

“这样一个大变革带给我们的既有挑战也有机遇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郭仁忠表示,建设智慧社会没有可照搬的经验,我们应该主动迎接挑战、积极抢占机遇,用“中国智慧”指引“中国道路”。

自主可控是智慧社会建设命门

“智慧社会要实现社会生活的全覆盖,必将实现信息资源的跨层级、跨领域、广覆盖的高度集成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指出,信息资源覆盖度越广、耦合度越高,信息安全就显得格外重要。

当前的智慧社会建设,无论是物联网、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,大都以互联网为技术创新和应用的载体。然而,互联网源于美国、控于美国。据统计,中国是受到网络攻击最多的国家之一。

倪光南表示,在智慧社会建设过程中,特别是重要的信息系统、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中,我们要发展自主创新、安全可控的核心技术,这具有重大战略意义。

从数据主权的丧失、网络门户的洞开到缺芯引发的中兴磨难,一次次警示我们:核心技术必须立足自主创新。

“那些想走捷径、投机取巧、‘点炮就响’的产业发展模式不可持续,人家想什么时候‘抽梯子’就‘抽梯子’,想什么时候‘捏水源’就‘捏水源’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直言,市场换不来核心技术,有钱也买不来核心技术,必须靠自己扎扎实实地发展。

如果智慧社会坐在别人的“车”上、跑在别人的“路”上,核心技术、重要产品无法自主可控,那么发展越快反而越危险。

为此,倪光南表示,在建设智慧社会的过程中,我们要不断提高智慧社会中软硬件的国产化,要提高智慧社会中关键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,把智慧社会的“命门”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。

智慧家庭是智慧社会建构基础

一个家庭就是一个小的社会,是一个充满了智慧业务需求的载体。在线教育、居家养老、远程医疗、职业培训、网络游戏……这么多的需求,我们的家庭准备好了吗?

如果将智慧家庭业务类比为行驶的车辆,那么家庭信息网络就是承载公路。可实际上,当前我国的家庭网络难以承载智慧家庭业务的重负,不具有家庭信息网络期望的功能。

邬江兴把家庭网络的问题概括为:“路太窄,走不动;路太少,到不了;路不通,过不去。”他认为,家庭信息网络应该是一个多元融合接入的网络,对外综合多种入户网络,对内叠加在电力网、照明网上,提供泛在接入,实现家庭万物互联。

家庭是社会的细胞。在邬江兴看来,信息服务市场的供给侧改革很重要的方面是家庭智慧化,智慧家庭是信息服务业的增量市场,也是智慧城市的基础。“把这个市场开发出来,才能使得建设智慧社会不只是一个空喊的口号,才能让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智慧社会。”

3年内,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将建设世界首个“智慧家庭2.0示范区”,到时候2万多户居民将体验到智慧家庭带来的增量服务。

邬江兴希望,通过示范能够产生从技术汇集到产业聚变再到需求爆炸的马太效应。

(作者:陆琦 来源:科学网)